地方频道:
回溯“屠呦呦们”的中学生涯
时 间:2015-10-21 13:45:18  来 源:浙江教育报  编 辑:郑思思 【打印】
 
1997年5月,应校友、宁波市原市委书记项秉炎的邀请,宁波中学9名1951届毕业生回访家乡宁波和母校宁波中学,并建言献策。图为屠呦呦(前排左三)和校友们齐聚母校。
(本报记者 黄莉萍)10月5日,瑞典斯德哥尔摩,诺贝尔委员会宣布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中国药学家屠呦呦、爱尔兰科学家威廉·坎贝尔、日本科学家大村智分享该奖项。
作为首位获科学类诺贝尔奖的中国人,屠呦呦立刻引起了全国密集式的关注和激烈的讨论。与此同时,屠呦呦的母校——宁波中学和效实中学的师生,和分布在全国各地的老校友们更是无法平静。
开启65年前的档案
10月8日,宁波市档案馆国庆假期后上班第一天,就迎来了宁波中学校史馆馆长罗尧敏。罗馆长此次档案馆之行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找到并复印屠呦呦当年的高中学籍表。
尘封了65年的学籍表,微微泛着黄,却让罗尧敏拿着它的指尖微微颤抖。学籍表上有屠呦呦一张略带青涩的标准头像照,还详细记录着她高中3个学年的各科学习成绩。学科不少,除了政治、国文、英语、算学、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还有劳作、图书、音乐、体育等。从学籍表看来,正如一些老同学所介绍的,屠呦呦成绩中上,算不上“学霸”。不过,她的聪明和认真,给当年的老师和同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正如当年她在宁波中学的生活辅导主任、宁波市政协原主席徐季子先生评价的:“屠呦呦,优秀、幽静,是个好学生,聪慧,灵巧,不仅读书好,品格也好,不是一个捧着书死板读书的人,本身就有学习上的天赋。”这些天,94岁高龄的徐季子老先生也很振奋,“这是我们宁波人的骄傲,也是中国科学事业的一件大喜事”。
实际上,屠呦呦的获奖,开启了母校宁波中学和效实中学对她当年就学资料的新一轮收集、整理工作。在2011年获得国际医学大奖——美国拉斯克奖后,屠呦呦曾先后向1950年春转学就读的宁波中学和1948年入读的宁波效实中学捐赠了自己的代表专著《青蒿及青蒿素类药物》。在宁波中学的校历档案中,收藏着屠呦呦1950年第一学期的成绩单和一本通讯录。效实中学同样珍藏着屠呦呦高中的学籍册和成绩单。
10月10日,效实中学教师高艳萍和同事奔赴上海,去采访屠呦呦高一、高二要好的女同学钱鸿瑛、卢珊舟。“老校友们都年事已高,及时采访、录像才能保留那些珍贵的记忆。”10月12日,已从上海回到宁波的高艳萍兴奋地告诉记者,从老校友钱鸿瑛那里,她还拿到了当年班主任送给屠呦呦的一篇回忆文章的复印件。
同一天,10月12日,宁波中学收到了1951届毕业生、实现录音机国产化的教授级总工程师包五哉的电子邮件。包老先生在邮件中提到,1997年,包括屠呦呦在内的9名1951届毕业生回宁波建言献策,他手头上有他们回母校参观的资料和照片,可提供给母校。“包老先生提醒了我们,就赶紧从校史馆中翻出了1997年9名1951届校友回校的录像带。”虽然录像的拍摄手法并不专业,画面也并不清晰,罗尧敏依然如获至宝,“就拿1951届毕业生来说,我们培养了一大批的顶尖级优秀人才”。
中国科学院院士石钟慈、曾主持研究成功我国第一台原子钟的北京大学原常务副校长王义遒、历任中美政府级大气科学合作协定季风项目首席科学家陈隆勋、中华书局原总编傅璇琮……“说群星璀璨,一点都不过分!”从宁波中学保留的学生名册上看,1951届不到150名的毕业生,被罗尧敏罗列出来的国家级高精尖人才就有近30位。
那时的高中很“提神”
创办于1898年的宁波中学,始名“储才学堂”,是浙江省最早创办的新式学堂之一。百年间,宁波中学曾几易校名,但提倡“与时俱进”的精神和“自律、自主、自强”的校训从未更改过。“宁波中学曾经聚集了朱自清、丰子恺、巴人、陈布雷等一批名师,但让代代学子受益颇丰的是一直传承下来的严谨的校风和全面育人的治学理念。”在校长李永培眼中,对素质教育的积极探索给了宁波中学学生扎实而丰厚的人生根基。在同样有着百年育人历史的效实中学,副校长王悦认为,屠呦呦的出现,是“求是、务实、忠信笃敬”的育才理念的必然结果,“这是我校长期推进新课程,坚持素质教育的芬芳果实”。
“且不提很早就有的必修选修、教材自编、全面发展等教学理念,即便在抗战时期,宁波中学依然保持昂扬的办学精神。”2009年,在抗战期间主持工作的老校长赵仲苏诞辰100周年之际,宁波中学的多名校友提笔回忆了抗战期间的求学经历。1946年毕业于宁波中学的原北京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陈启达依然记得当年的《起床歌》和《早操歌》,“我们起身比太阳还要早……把第一行足迹印上霜花盖满的溪桥”“气让它喘,汗让它淌,人生的道路比这还要千万倍长……一二三四,把铁骨头炼成纯钢!”
《起床歌》等10首宁波中学组歌,一直传唱在宁波中学代代学生的口中、心中。“当时培养的一批批学生毕业后都能有所作为,其中不少人为祖国和人民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也正是受这种严谨的校风熏陶。”陈启达如是说。
1949年6月9日,宁波中学成为全省第一所被人民政府接管的省立中学。在解放后的第一个开学典礼上,当时的校长钱念文提出了“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的教育理念,并提出了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办学方针。“敢提出全面发展,也得益于当时学校全部的图书、仪器、教具,经过无数双手的传递,肩扛手提,攀越崇山峻岭,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了。”提到现存的600余册几乎经历百年的英文原版图书,罗尧敏很自豪地说:“当年苏青就说,自己受益最大的就是在宁波中学读书时看了图书馆里的不少英文原版书籍!”
而严谨的校风,几乎让每位宁波中学的毕业生都深深怀念。包五哉在回忆当年的求学生涯时告诉记者,虽然生活艰苦,但纪律严格。“我们在延庆寺楼上一起睡一尺八宽的大统铺,连翻身都困难。一早起床就集合起来跑步。老师一心教学,一视同仁。同学一心学习,互相帮助。解放后通过开荒共渡难关。这些都是财富,为我们后来的学习和工作打下了基础。”包五哉说,同甘共苦的经历,让同学们成了感情深厚的兄弟姐妹。
在宁波中学采访时,记者看到屠呦呦的高中品德鉴定书中有这样一句话——“要培养面对暴风雨的勇气”。而在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传开后,李永培收到了这样一则让他感动的短信,“看来伟大的产生,不在高考季,而是培养学生的一种精神,在工作中的守望与毅力,她的事迹也在勉励着我们每一个人”。
如今,宁波中学和效实中学的学生们都自发掀起了向屠呦呦学习的热潮。10月8日,在宁波中学的“储才讲堂”中,李永培对全体教师说了这样一句话:“在深化高中课改和高考改革融合推进的大潮中,我们要坚持致力于学生创新素养的培育,继续推进创新素养培育实验项目,走出一条唱响时代先声之路!”
记者手记:
我们为什么培养不出创新型的顶尖人才?在著名的“钱学森之问”10年后,人们的视线中出现了屠呦呦。
屠呦呦是如何“形成”的?说回溯,其实太不容易做到,只能从一些回忆中略窥当时的教育生态。记得钱学森老先生曾说,在他一生的道路上,有两个高潮,一个就是在北师大附中的求学生涯。老人记得,那时学生从不因为明天要考什么而加班背诵课本,大家都重在理解不在记忆。考试结果,一般学生都是70多分,优秀学生80多分。选修课很多,学生的知识面很广。实验做得很多,实验室对学生随时开放。
这,和宁波中学当年的教育生态很相似;这,更和当前我们的深化高中课改,起步不久的义务段课改方向很相似。教育的形式可以千万种,但教育的本质永远清清爽爽地在那里。只要我们的教师能不忘初心,多角度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和探究欲望,带领学生进入驰骋的天地和知识的殿堂,我们的教育,就能培养出更多的“钱学森”“屠呦呦”。
《浙江教育报·教师周刊》2015年10月16日第一版
共1页。    1
相关文章